33q 莫负春光!来看“江苏赏花图”,跟随记者脚步去寻花

日期:2020-01-11 16:30:06    阅读次数:3618

33q 莫负春光!来看“江苏赏花图”,跟随记者脚步去寻花

33q, 文/戚宛珺

(作者戚宛珺,“荔枝新闻”特约作者;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“荔枝新闻”客户端独家供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南京的春天是绚烂温暖的,全城的花儿都在竞相盛开。

最负盛名的东郊梅花山繁花似锦,鸡鸣寺的樱花云蒸霞蔚,理工大的二月兰摇曳生姿,玄武湖的杏花淡雅轻盈。

南京市民们纷纷走出家门,扶老携幼,去牛首山踏青,去灵谷寺登高,去老门东尝小吃,去绿柳居食野菜。

人在面对美好的事物时,总显得无能为力。平日里被灰暗的生活所累,决定不再追求,不再索取,但当它以完美的姿态展现在面前时,依旧忍不住臣服,希望去触碰。

南京的春天也是稍纵即逝的,上蹿下跳的浮动气温,突如其来的一夜风雨,都能使得白天还昂首挺立的花儿们耷拉下脑袋。

况且,即便没有这些外力干扰,花期有限,美人迟暮,来不及挽留。然而,花快凋零的时候,才是美得刚刚好,正因为短暂脆弱,所以才值得珍惜,教人越发贪婪地享受春日的馈赠。

梅花:最是东郊香雪海

“律回春晖渐,万象始更新。”早春二月,大地尚未完全苏醒,很多花儿还在等待温暖的春风,东郊风景区的梅花山却已成绚烂花海,千万株梅树傲然挺立,最早迎接春天的到来。

南京植梅始于六朝时期,沿袭至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。南京市民与梅花结有深厚的缘分,每年的“东郊赏梅”也是每家春天的必备节目。梅花是南京的市花,具有和雪松相似的品格,能经受风雪严寒的考验,与南京城的气质相得益彰。

在东郊的浩瀚梅海中,最值得一书的便是名为“别角晚水”的梅花。该品种是“梅花院士”陈俊愉先生发现并命名的,因其开放时常有花瓣开得不完全周正,花瓣边缘常有凹陷,称之为蹩脚,取其谐音为“别角”;又因花期在较晚的2月末3月初,花色水红,花瓣层层叠叠多达45瓣,碎瓣婆娑飞舞,故称为“晚水”。

陈先生给梅花命名,好似给自家女儿起的闺名,很是用心讲究,意味深长。“别角晚水”花香浓郁,颜色艳丽,甚是好看,被誉为梅花山的“镇山之宝”。

在绽放吐蕊的梅花丛中拾级而上,登上梅花山顶的博爱阁,正面横匾上的“博爱阁”三字,出自孙中山先生的手迹。

登高望远,情侣们亲密自拍,老人们怡然自得,孩童们嬉戏打闹,其乐融融,天伦之乐。新的一年,也在这样一派和谐的画卷中缓缓展开,让人相信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樱花:抓不住的刹那芳华

近三十年,南京掀起了赏樱的热潮。

古鸡鸣寺道路两旁栽种了两百多株樱花树,每逢三月底四月初,会选择在一个温暖的夜里悄然盛开,第二天一早撞见这花团锦簇,云霞满天的景象,便会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。

因为花期短,樱花盛开的一周间,无论白天夜晚,并不宽阔的道路两旁便会挤满赏樱的游客,竞相拍照,试图铭记这短暂的美好。

可惜一场大风骤雨,便可带走这绚丽的美,留下凋零的枯槁枝桠,令人垂怜。易逝的樱花与清净的古寺相互照应,游客不免平添一些思绪。

人们对樱花的贪恋,就如同对人世的执着,然而所有的繁华终是短暂,刹那芳华,到头来终是归于平静,走向虚无。如此一想,平日的烦恼似乎没有必要,求不得的纠结也少了几分。

因为爱的天性,人们从心底膜拜这无限的春光。

无数次的,在经历了漫长寒冷的严冬后,期盼春光的抚慰包容,等待着下一轮回中,生命完美地绽放。

PT电子游戏

Copyright 2018-2019 soberingnews.com yg电子游戏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